七分之二個爹地

我只是2/7個爹地。

一早匆匆吃完早餐,洗個澡,準備參加豆豆小綿羊班的懇親會,這不只是豆豆的第一個懇親會,也是我的第一個懇親會,我空著雙手就直接向學校走去。

我雖然是抱著輕鬆愉快的心情前去,但昨天才發生老爸在教室陪豆豆上課的突發事件,但因為自己一直是狀況外,自己跟豆豆之間的溝通管道,本來就不是很暢通,由於單身的緣故,有機會陪了豆豆兩三天,但這臨時抱的佛腳,很快的就會崩潰瓦解,將這外表高貴典雅的古董花瓶敲碎,才發現這自以為是的爹地裡什麼都沒有。

老師一開始將原本一開學就有對家長一一交代的規範事項再重新闡釋了一次,但由於自己才第一次聽到,所以對整個上課的內容及家長需要給的配合有強烈的好奇心,也驚覺有些老師與家長溝通的文書簿本等,自己居然從來沒看過,也沒聽老爸媽提過,心底浮現了上課時才發現昨天的回家作業沒做的景象。與其他家長不同的是,自己甚至還沒仔細看過豆豆的教室及上課的環境,當然也趁機找機會參觀了一下。

說實在的,我一進教室坐在各位家長群裡,還帶著比拜見客戶還是跟廠商見面更忐忑的心,除了一位老師在那天送豆豆上學時有見過面之外,其他的同學家長們對我而言都非常的陌生,這個疏離感不是因為別人,而是因為自己真的活在自己的圈圈裡太久了,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周遭的陌生人相處,隱匿在家長群中,我依稀的感受到豆豆被送來上學所面臨的壓力,座位旁的人無論自己喜不喜歡都得花一天在他身邊八九個小時,所以這沒辦法光是將自己跟周遭封閉起來就能過的了這一關,得突破心理障礙,去認識身旁的人,去理解身旁的人,進而讓自己的心理真的能輕鬆的面對眼前的現實狀況,沒錯,一天八個鐘頭遵從著團體的指令作息,這就是「現實」。

由於這個禮拜我幾乎天天回家第一件是就是問說「豆豆呀!今天老師交什麼呀!」,收到的回應不是豆豆繼續看他的海綿寶寶就是「不知道!」。所以自己心理總感覺豆豆去上課是不是心裡帶著委屈,不知道是被欺負還是有不喜歡的地方,似乎有些情緒壓抑在心頭的感覺,所以在家長們踴躍提問的情形下,我也鼓起勇氣問了老師,豆豆在學校是不是也鬱鬱寡歡,但老師的回答卻是,豆豆是班上的開心果,也是大哥哥,更是班上同學的模範,雖然有時會過頭,但都能在老師的眼神掃到時就機靈的懸崖勒馬,那我想了想,豆豆不告訴我學校的生活,也許是因為自己平時太少陪他,又沒有天天能見到他,陪他玩一玩,說說話,沒跟我說,應該是我沒熟到他想跟我說。所以,這整個環節裡面,問題就出在我這個做爹地的沒有跟他住在一起,沒能多陪他,不知道,不懂他,是我沒自己花心思去發覺,就像是工作一般,真正值錢的技術不是能問的出來,我想我該能理解這點。

帶著愧疚離開了懇親會,我跟豆豆的ToDo List上還有那場小巨蛋的3D恐龍劇,回家後,趕緊查了查,今明兩天是最後兩天了,網路也來不及定票了,趕緊殺到iBon去訂票,打鐵趁熱,就今天下午吧!當然啦當天訂的票位子鐵定不划算也不漂亮,但之前自己已經黃年了太多東西,也因為遲疑錯過了太多當下才美好的記憶,希望從現在開始痛定思痛還來得及,看到票價不免打了個寒顫,但男男間講的是義氣,不管,先衝了再說!

才剛要出門就下了場傾盆大雨,凹了老爸載我們去(才說愧對豆豆,其實更對不住的是老爸,沒的看,還得義氣當司機載我們去),由於太早進場等了,豆豆說了「恐龍」怎麼還不出來應該說了有30次,開演後,我是看的很入迷,豆豆雖然也很興奮,但也許是我1500的票臨場感不足,導致豆豆沒被這看起來就像是真的恐龍這件事吸引,反倒是專注著我翻譯的劇情,跟我討論的起來,「為什麼他會死掉」,看著翼手龍龍時,還大聲的說,「爹地你看!那個恐龍有線,是假的啦!」,我深知這每隻大型恐龍的動作裡都帶著數十個甚至破百個大大小小的伺服馬達在連動著,我不斷的欽佩著,這把機器人這項技術轉化成藝術這件事,甚至落實到親民的兒童教育上。但殘忍的是,豆豆竟然在結束前十分鐘左右就開始嚷嚷著不要看,要回家,當然,連哄帶騙的我們倆還是順利的看完了這場劇。

今天是第一次到小巨蛋看表演,到了現場才把原本寬宏藝術指定定位的訂票系統上的位置,對到了網頁上的相對位置,還以為中間就是最好,深不知,這樓層的差距有這麼大。都怪自己功課作的不夠,早知道就應該,殺大一點,淌血三千兩張給他砍下去,讓腕龍在豆豆頭上吼一吼,不過我肯定這樣的臨場感不適合ViVi,但豆豆跟我兩個人應該會很痛快。

今天最有成就感的是接下來去麵店吃麵,先是兩個人叫了一碗牛肉麵,我拿了個小碗分一半給豆豆,他跟我同時間嗑完,說還要一碗。好,就在一碗,反正我也沒飽,再分他一半我留一半,他才耙了兩口說,「爹地呀,你不要吃完呦,我還要一晚」,瘋了我,所幸我整碗留給他,除了跟他叔叔一樣把蔥都給挑掉之外,他倒是真的把整碗都吃的乾乾淨淨,連湯都喝光光,想想還好背包裡還有剛剛經過夜市買的潤餅,我倒是樂的他能自己乖乖好好的吃飽。

本來還想去玩具反斗城在玩一會的,居然環亞百貨要變成MOMO台了,所以整個在整修了,現在多是網路上賺飽了打響了名號後回來走實體通路的,真令自己為東區那些百貨公司捏把冷汗的。

回程的捷運上,我跟豆豆兩個人都睡趴了,睡醒後,揉了揉眼睛,慶幸我倆還沒睡過站,也慶幸豆豆還在自己身邊,望著豆豆,我好奇著我T恤上,他嘴角的口水混著我手臂的汗水,不知道是什麼味道?

enjoy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