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勇敢

這裡的子彈是真的啦!
在這裡等到報告老師就來不及啦!
所以,先學會自保吧!

一早等著送豆豆去上學,豆豆拖拖拉拉又是要餵早餐,又是要幫他穿衣服的,拖到七點四十五才匆匆的準備好,本來是我自告奮勇要送豆豆去學校,但是豆豆卻在出門上演了一齣陣前倒戈的戲碼,說是要奶奶送,我不放心還是一路跟著。

到了教室門口,豆豆又開始了另一齣十八相送的戲,硬是抱著奶奶說不要上課,老師也跟了出來安慰,路過的家長送完小孩也過來幫忙哄哄,就這樣在教室門口搞了十分鐘。老媽今天有事,我想先來個緩兵之計,要老媽陪豆豆先到教室坐下來,老師拿了彩色筆,大家都在畫這兩天去哪玩的日記畫,趁勢我追加一招聲東擊西,先跟周圍的同學聊天,問問同學畫的事什麼?同學回答了幾個後,豆豆突然冒了一句「小貓」,一旁的作者也附和說「對呀!」,我本來還以為一旁畫是爸爸媽媽牽著小朋友,居然是爸爸牽著小貓的遛貓圖,但重要的事豆豆上鉤了,接著就得開始趁勝追擊,一個接著一個問著豆豆問題,很奇怪,小朋友很自然而然的會回答問題,所以明明是我對著豆豆問的問題,卻是周圍五六個小朋友都搶個回答,尤其是當你還在前面加個一句有頓點的「請問一下?」的時候,我從鳳梨汁的顏色,問到脖子很長的恐龍,一直問到我背後的手拍拍老媽,暗示著要她先去找老爸辦事,一會兒,就剩下我跟周圍約一個班的小朋友孤軍奮戰,兩個老師,一個忙著在門口及電腦桌前應付著不斷來詢問的行政事物,另一個則是坐在導師桌前,幫畫好日記畫的小朋友打分數,寫註解,光是這樣後面就排了五六個小朋友等個老師批閱,我蹲在豆豆的座位旁,問問小朋友畫的事什麼?問問小朋友小問題?感覺自己有保護色能跟教室的背景溶為一體的感覺。

豆豆還是不讓我走,不一會小朋友們也開始忽略了我的存在,又是因為桌子小,畫冊沒地方放,推擠來推擠去,推擠的當中,我看著他們手底下的拐子都沒少,一個狠過一個,轉個頭,隔壁桌的小朋友拿起畫冊,「碰!」的一聲,狠狠的就朝身旁小朋友的頭上敲了下去,我嚇傻了,但大家的動作還是繼續著,打分數的打分數,畫畫的畫畫,發呆的發呆,打鬧的繼續打鬧著,似乎剛才那幕完全沒有發生過,身旁的小朋友繼續推擠著桌子,我眼前的桌子被推動了將近有十公分,另一桌有小朋友用腳掀著桌子,桌子感覺有兩隻桌腳是懸空的,感覺上隨時要翻桌的感覺。

我打了個寒顫,30個人,瘋了,我自認自己有能力一個人帶豆豆,但外加ViVi可能就分身乏術了,但眼見這兩位老師,得同時面對「30」位小朋友,還是30位可能話聽不懂,椅子做不住的小朋友,得待在每個人約分配到兩坪空間的教室裡,我想,秩序,安寧,絕不屬於這個空間,我祈求著希望能一切平安就好。

我的人呆在這槍林彈雨般的教室裡,沒有央求豆豆讓我走,只是反射的回應著周遭小朋友沒由來的一句問題。這是真槍實彈的現場,「報告老師」在這個隨時會炸開的地方,是一點也發揮不了作用,只能靠著自己得機靈,千萬不要中彈,得學會時時保護自己不受傷,我感覺豆豆好像是一位突然被迫被推上職業摔跤的比賽台上的選手,面對著滿滿的對手,學習來自於每次成功的防衛及機警的觀察,想下台嗎?沒有白毛巾這種東西,這裡的白毛巾是擦鼻涕用的,無論如何都得待滿八小時才能離開。

我能夠體會這樣的一天帶有多少無奈,因為待會自己也要面對屬於我的槍林彈雨,但相形之下豆豆的狀況遭了一點,對手比我多,能躲的地方比我小,坐的位子及分配到的空間都比我小,我曾無奈的質疑著這為錢賣命的工作本身,我想現在的我也遲疑著這上課本身的意義。

揮揮手,我告別了豆豆,臨別時做了個小白兔的動作對他笑了笑,希望他能以更詼諧更輕鬆的方式面對這一天。我討厭自己是送他來的這個人,這讓我感覺自己是個劊子手。但我更不希望是別人送他來,這樣自己就成了把頭埋進洞裡的鴕鳥了。

「別哭,要勇敢!」我悄悄的說著。

enjoy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