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們去哪裡? – Où on va,papa?

熟睡裡被深夜的哭聲吵醒起來泡牛奶,
吃飯得時時注意豆豆的碗會不會打翻,
走路得追在ViVi身後盯緊怕她會跌倒,
工作時還怕賺的存的不夠給小朋友花。

原以為能快樂的面對這些就可以算是很不得的爹地了,
看過Jean-Louis Fournier的「爸爸,我要去哪裡?」之後,
才知這樣的自己不過是基本款的爹地。

爸爸,我們去哪裡?
連結及網址來自博客來

光是瀏覽完書背,鼻子就有點酸了,再翻了翻書評及序,光是這個比小說還殘忍的的真實人物背景設定,就讓自己的心情震懾不已,因為自己曾經當過爹地,也還有可能再當個爹地,也就是說,這樣的故事,也有可能………

一想到這裡,一度腦門缺氧,用大腿靠在前方的書架上,稍微深呼吸了一下。

也許是一開始面對這樣的設定,事先就拉高了心中的感性防線,鎖緊鼻腔及淚腺。
但說也奇怪也很扯,就這樣翻著翻著,不到十分鐘後,我居然聽到自己的笑聲。

ViVi熟睡的臉徹頭徹尾的陪伴著自己,聽著Jean-Louis Fournier數落著這一路當父親的歷練,數落著珍愛的孩子,數落著周遭的人們,數落著這整個世界,就好像自己不存在於這個空間一般。像是我常常跟豆豆玩模擬的遊戲,假裝豆豆在開車,我是收費員;假裝豆豆在衝浪,而我是浪板。不同的是,Fournier不用假裝,他是真實的活在這個天堂裡,馬修及托馬是天堂裡的天使,而他扮演著這兩位天使的父親。

聽了Fournier的自嘲,自己跟著他的視野看著馬修,看著托馬,看著身心障礙的人,看著身心障礙者的家人,但用一種幽默的角度,真的很不容易。自己面對不順遂的事只有一種方式,就是縮著頭默默的生悶氣,等著這氣散去,避免自己遷怒別人。而Fournier面對的是只會說著「爸爸,我們去哪裡?」的孩子,無法遷怒,無處發洩,不能怪罪,當這一切的一切癥結在孩子身上時,最後終究會回歸到自己身上,就像對著密閉的空間開槍一般,子彈彈來彈去還是打自己身上,在面對這樣的情緒時,唯有將負面的情感當下就用幽默感蒸發掉,不然就是得有異於常人的眼界及心胸來面對包容這一切。

腦中浮現的是自己為了保護ViVi對豆豆刻薄的批評,因為豆豆調皮而順口而出的謾罵及調侃,及豆豆因搗蛋而受傷後我刻意冷漠他的舉動,一股內疚的傷感累積在心底,該如何補償自己對豆豆的傷害?又該如何對待這樣的父子關係?生命何其短暫,與豆豆相處的時光更是珍貴,就因為自己狹窄如縫的心胸,導致動不動就滿溢爆發的情緒,卻影響著豆豆一生的心靈。但這結雖是打在豆豆身上,但卻是自己親手綁上去的,錯不在豆豆,而是在把結打在豆豆身上的自己。

一樣的小朋友有的父母擔心他不動,有的父母害怕他過動,也許生命本身沒有錯,錯的是拿著尺的我,錯的是手上尺的刻度,尺的長度還有尺的精準度。還記得自己把豆豆及ViVi當成天使,現在居然拿著人的標準在度量他,評斷他,考驗他。也許,我該學學在自己背上種上一對翅膀,也跟著豆豆及ViVi一起飛翔,一起嬉戲,試著用天使的眼睛看著這個世界,才能真正感受到豆豆及ViVi的心情。

「爸爸,我們去哪裡?」

動物園看大象,
快樂小熊跳跳,
大安森林公園溜滑梯,
高島屋看魚,
陶瓷博物館開車車,
無論去哪裡,
我只要有你。

enjoy Written by:

One Comment

  1. 翎&祥媽
    November 16

    感動!唯有陪著孩子成長的dady才能有這般體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